香蕉醋减肥效果雨花集减肥一个疗程多少钱

首页 > 减肥健身 / 香蕉醋减肥效果

冰敷老伤再上场吸过氧甩过肉 “辣妈”黄雪辰光州蝶变“女神”

admin2020年04月03日

文/应虹霞发自韩国光州

狂甩肉30公斤,每天只跟娃视频“见面”两三分钟——她是中国花游队队长,更是一名30岁的花游“辣妈”。

她是黄雪辰。2019年7月18日,她和搭档孙文雁,在光州世锦赛双人自由自选,摘得复出后又一枚沉甸甸的双人银牌。

“意料之中!”黄雪辰霸气地说,“(俄罗斯)不算超人类,通过中国花游几代人努力,距离正越来越小。”

退役、结婚、生子,再复出,脱胎换骨般的“蝶变”后,黄雪辰在韩国光州完美绽放。内心柔软的另一侧,是对不能陪伴孩子的伤感。但她的目标,已然剑指突破自我,第四次出战奥运会。

【冰敷老伤麻痺神经再上场,29岁辣妈拼了!】

7月18日,韩国光州。黄雪辰和她的搭档孙文雁,拿到了光州世锦赛双人项目的第二枚银牌。18日,在双人自由自选决赛中,她们以95.7667分,直逼“花游王国”俄罗斯组合。

“意料之中!情绪上还不错。动作力度还可以。回去看录像再调整。”黄雪辰霸气地说,“(俄罗斯组合得分)不算超人类,通过中国花游几代人努力,距离越来越小。”

殊不知,黄雪辰因为手腕有旧伤,是做了冰敷,“麻痺神经”,才上的场——29岁的辣妈,真的拼了!

6天前,7月12日。2019世锦赛开幕日,黄雪辰/孙文雁带来一套《博弈》,亮相双人技术自选预赛。得分高居第二,顺利进入决赛。

“感觉有点累,毕竟复出第一场大赛。”黄雪辰说。而回归的首场大赛表现,获得了国家花游队总教练汪洁的肯定。

“今天是第一场,我觉得完成挺好的。她俩精神面貌和兴奋点都非常好。连日来,在光州的花游边指导排练,她的嗓子有些沙哑,但难掩兴奋。但汪洁相信,黄雪辰和她的搭档“决赛会发挥更好。”

弟子没有让国家花游队总教练失望。

14日,决赛夜。两位姑娘再战。这一次,一举获得了超过94分的高分,在全部12组出场组合中,是最逼近“花游王国”、俄罗斯金牌组合的高分——完成全套动作的瞬间,汪洁和俄罗斯顾问击掌相庆,混采区围观的各国运动员教练员们,也不禁鼓起了掌。

18日,再战双人自由自选。黄雪辰和她的搭档再次以直逼俄罗斯组合的高分,摘取第二枚银牌。

骄傲地走过电视转播镜头,黄雪辰大大地,朝镜头比了个心。

“比心,是献给爱我们,帮助过我们的人。”黄雪辰说。

一切恍若四年前。那一年,2015年喀山世锦赛,黄雪辰就是双人项目的银牌得主。眼前的光州,对于她既陌生,又熟悉。

“场馆做得好,温度也好。又都是亚洲,都蛮适应的。”黄雪辰说,“我很开心,回到这里!”她说的“这里”,是指世锦赛的舞台,还有她热爱的花游事业。

【退役结婚生子再复出愣是甩肉30公斤】

“博弈,就是和自我博弈,就是战胜自我。”在光州,黄雪辰说。

《博弈》——这是黄雪辰和她的搭档演绎的双人技术自选的节目名称。而这,也正是黄雪辰生命中最为激越而华丽的一段历程。

一晃,1990年生人的黄雪辰,从25岁,转眼到了29岁——拿她的家乡上海的习俗,她也是虚岁三十,号称而立之年的人了。

过去的四年,中国花游队队长,经历了退役、结婚、生子,再复出。

2019年4月10日,在国家奥体中心运动员公寓,黄雪辰还是那个开朗爱笑的旧模样,却有了新身份——如今的她,是一名一岁半孩子的母亲,华丽丽晋级“辣妈”。

“特别支持,特别温暖。回到大家庭的感觉。”她用两个“特别”,道出了对回归国家队的渴望。

从里约奥运后宣布退役到2017年11月重新复出,黄雪辰笑称作出这一决定,整整纠结了“大半年”。之后,便是与怀孕期间急遽增长的体重作抗争。

12月的一天,一次,她从健身房椭圆机上下来,不小心扭伤了脚踝。“才开始恢复,就把脚崴了,我是不是骨质疏松了?”她发微博,喃喃自言自语。第二天,她再次发文,“谢谢大家关心,不是很严重。”她轻描淡写着。

减肥过程之艰辛,不足以向外人道尽。终于有机会面对媒体,她半是调侃半是骄傲地透露,自己减重了30公斤。

“是公斤哦!”她笑着强调“公斤”二字,“说起来是这么一说,但其实整个过程,确实蛮艰辛。”

历经艰难的恢复,在光州,黄雪辰自曝,现在体重不到60公斤——这样的体型,比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还要棒。

【吸过氧气瓶也曾池边抽搐过光州蝶变“女神”】

“雁子就是我的女神!”黄雪辰说。孙文雁回敬——“我觉得雪辰是榜样!”

《希望女神》,正是两人在自由自选决赛中表现的主题。短短数分钟,也正是黄雪辰华丽蝶变“女神”的真实演绎。

甩肉,只是第一步。在光州,黄雪辰一而再地,被“逼问”复出过程的艰辛。

“我也吸过氧气瓶”,她笑着透露,“上大强度时,在泳池边抽搐过。每周都有控制不住流泪的时候,也想过放弃。””

尽管做好了跟不上队伍的思想准备,黄雪辰还是印象深刻地记得,第一次下水,年轻队员们游了一圈,自己连一半都没能游到。

“跟不上的感觉。”那一天,她只训练了6个小时。

她也想过放弃。作为一个妈妈,因为训练顾不到家庭,“有时就会发生思想上的矛盾”。是教练团队不失时机地开导她,给她“心灵鸡汤”,让她逐渐跟上了训练节奏。之后,她的训练时间变成了每天8个小时。

整个冬训,黄雪辰练习得特别艰苦也特别扎实,加上旧伤病在身,“真的是靠熬过来的。”

在光州,国家花游队总教练汪洁,称赞黄雪辰的回归,是队伍的“榜样”和“财富”。她大赞黄雪辰不仅训练刻苦,而且在队中起到了老队员的特别核心作用。“两个老队员的回归真的给我们队伍的整个作风,包括训练的干劲带来了很大的榜样。”

汪洁坦言,这次带两名老将出征世锦赛“当然有压力”“有过忐忑”,毕竟现在世界花游发展很快,而两人停训了有一年两年的时间。

“回归以后,我觉得她们俩特别能够配合我们教练组和配合整个中国花游队所有的训练。她们从来没有减过量,而且有时会练到情不自禁哭!”

汪洁说,战胜自我的过程是痛苦的,她很高兴看到,黄雪辰和她的搭档终于度过了难关。

【出征前获娃北京“探班”平时每天视频“见面”两三分钟】

在光州,黄雪辰也不止一次被问到关于当母亲的话题。

摘得双人项目第二枚银牌的当夜,一向表现得大气爽朗的她,发布会上突然说了句令人心酸的话。

“说到妈妈这个问题,会有一些伤感。因为很多时候我不能陪伴孩子。孩子现在会叫妈妈、爸爸,但她最亲的不是我,这个让我有点伤心。”

在光州,女儿,是黄雪辰萦绕不开的“心头宝”。

“这是我的牌,干吗要献给她(宝宝)?”前一秒刚刚在混采区坚称,后一秒现身发布会,黄雪辰骄傲地向身边的俄罗斯金牌组合,分享起了手机上宝贝女儿的视频录像。

一时间,三位中俄花游“好闺蜜”,或许是被宝宝的萌态逗乐了,哈哈大笑。

“在比赛的动作上区别不大,但心态上感觉区别很大。毕竟做了妈的感觉,还能这样完成下来,还是值得肯定的。”在光州,黄雪辰欣慰地说。

今年4月,黄雪辰的孩子满一岁半了。孩子生活在上海,黄雪辰在北京国家队训练。复出训练后,雪辰面临的最棘手问题是:年幼的孩子,交给谁带?

“我妈,我婆婆,还有我老公,他们轮流带,帮助照看。”黄雪辰揭开了“谜底”,“这个肯定是要家庭支持的,不然家庭矛盾可麻烦了。”

她爽朗地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一如从前。但当记者问到有没有每天跟孩子视频通话时,新晋母亲的眼中似有泪光。

“基本上每天都要视频的,时间上可能就一小截。”黄雪辰说,因为孩子年龄小,入睡早,而自己每天训练完,时针可能就指向晚间6、7点了。

“基本上就快入睡了,每天见个两三分钟。”而因为训练分不开身,有时候,家人也会带孩子到北京看望黄雪辰。汪洁也证实,有时候,宝宝会来北京“探班”。

这次出征前夕,因为黄雪辰训练繁忙无法回家,她的宝宝,再次来北京“探班”了。

宝宝稚气十足地下蹲,准备打开拖杆箱。宝宝推开拖杆箱厚重的盖子。然后,张着小嘴,欢脱地奔向母亲。母女紧紧搂抱在一起。“终于见到了!”黄雪辰开心地配文。

汪洁评价说,黄雪辰当了妈妈之后,母亲的角色,促进了黄雪辰的进一步成长、成熟。而黄雪辰复出的每一步,“对她的宝宝将来也是一个榜样。”

【打分项目需要名将回归冲击第四届奥运会突破自我】

“但是,我也在努力去平衡怎么去训练和怎么去对待家庭。我现在代表的是国家队,所以还是以国家为首要。”黄雪辰说。

在光州,双人技术自选预赛后,黄雪辰和孙文雁搂着汪洁教练、俄罗斯顾问和中国花游队工作人员,开心地在后场各种同框留念。

此时,美国花游王子比尔-梅恰巧从一旁擦肩掠过。见到比尔-梅的身影,黄雪辰仿佛见到老朋友一般,爽朗地用英语跟比尔-梅打起了招呼。

花样游泳是打分项目。熟悉感——不仅仅是与运动员,教练,更是与裁判,有时攸关着比赛的成败。

黄雪辰把自己的复出决定,称为“深思熟虑”。明年就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她深知,花游作为打分项目,有它独有的特点:面熟眼熟的名将的存在,对于与裁判的沟通交流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个项目需要一些人撑场面。老队员跟裁判的交流还是蛮愉快的。”国家队方面希望黄雪辰能够尝试复出,作为昔日国家花游队队长,黄雪辰自觉责无旁贷。

“慢慢恢复记忆,一开始也是抱着尝试的心态。”黄雪辰不惮坦言,对于复出的结果,做好了两手准备:能行的话,肯定最好;即便不行,只要尽力了,就不后悔。

结果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由于国际泳联的相关规定,黄雪辰直到2019年5月15日之后,才能参加正式比赛。5月4日,国际泳联花样游泳系列赛中国站上,她仅在GALA秀上亮相,被国家队总教练汪洁拍板称为一场“很美妙的表演”。

7月14日,喀山世锦赛暨里约奥运会双人项目银牌得主,美丽的“辣妈”黄雪辰终于绽放韩国光州。而未来,自称“热爱着花样游泳”的她,梦想显然还有很多很多。

黄雪辰参加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当时队中年龄最小的队员。此后,她经历了2012年伦敦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是队中的“三朝元老”。

展望明年东京奥运会,黄雪辰表示,中国花游运动员还没有过参加四届奥运会并夺牌的,“我想超越自我,去突破极限。”她笑着望一望身边的俄罗斯夺金组合,意味深长地飙出了一句,“也想朝她们努力。”

她说,花样游泳已成为了自己的一份工作,“也是为宝宝做榜样。你可以做得更好!还可以更努力!”

TAG:香蕉醋减肥效果 雨花集减肥一个疗程多少钱